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度云资源 > 首套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纸币设计者黄亚光功盖千秋

首套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纸币设计者黄亚光功盖千秋

  • 时间:2017-08-08|
  • 浏览:3536次下载|
  • 来源:网络收集


黄亚光是党的金融事业早期领导人之一,为建立和巩固苏区经济、边区财政和金融事业做出过卓越贡献。他一生历尽坎坷,曾被错打为“社会民主党”,险些丧命,也曾在长征中九死一生,但他始终不改革命信念。黄亚光设计了首套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纸币,并担任过陕甘宁边区银行行长,在对日货币斗争中屡建功勋……他用对革命事业的衷心诠释了红色金融家的风范,他的一生是中国革命金融事业的缩影。


刑场被救生还



黄亚光原名黄雨霖,1901年出生于福建长汀一个殷实的教师家庭。受父亲影响,他自幼爱好书法、美术,学习优异,长大后考取台湾高等农林学校。读书期间,他读到了《共产党宣言》一书,萌生了革命思想,后改名黄亚光,意在“冲出亚洲,为国争光”。黄亚光于1918年毕业回乡,在长汀七中当起了教员。他没有教授在学校学到的专业知识,而是发挥自己的兴趣爱好,担任美术教员。刑场被救一事发生之后反观这一选择,似乎是冥冥之中上天对他的眷顾。


1926年黄亚光和同事张赤男成立了长汀学生会,并创办了《汀州》杂志,宣传共产主义思想。1927年8月,南昌起义部队经过长汀,黄亚光在李立三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了革命生涯。


黄亚光有学识,又有艺术天赋,思维活跃且有主见,具备一个优秀知识分子的一切要素。生活在残酷的战争年代,他的人生注定跌宕起伏、丰富多彩。


黄亚光人生最惊险的一幕发生在1931年。当时的长汀和苏区很多地方一样存在肃反扩大化倾向,黄亚光这个富裕家庭出身、有文化、留过洋的知识分子,被诬陷为“社会民主党”成员。1931年12月,黄亚光被押赴刑场,就在即将行刑的一刻,随着“嘚嘚”的马蹄声,一声“刀下留人”传来,有人拍马赶到,手里拿着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签发的免死令,正是为救黄亚光而来。就这样,黄亚光神奇般生还。


黄亚光事后才知道,是自己担任长汀七中美术教员的经历救了他。原来,当时毛泽民曾委托长汀地下党人毛钟鸣寻找一个能设计货币的同志,毛钟鸣知道黄亚光是中学的美术教员,能绘画,又写得一手好字,因此极力推荐。毛泽民想启用黄亚光,怎奈黄亚光即将被押赴刑场。情急之下,他找到兄长毛泽东,请他出面找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交涉,释放黄亚光。前文说的黄亚光选择做美术教员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就是这个意思。


攻克首套“苏币”



黄亚光经历了生死考验,共产主义信仰更加执著。1930年年底至1931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先后取得三次反围剿战争的胜利,闵西和赣南苏区连成一片,从刑场上被救下的黄亚光只身来到红都瑞金。1932年3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成立,首要任务就是发行苏区纸币(“苏币”)。受命于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黄亚光开始设计苏区纸币钞票图案。


当时,苏区受到国民党军队的封锁,各类物资紧缺,黄亚光连绘图用的笔和圆规都没有,遑论各类参考书籍了。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黄亚光的艺术天赋被充分激发出来,他凭着对所用过的一些钞票的记忆,以及对红色苏区的理解,同时借鉴坑口墟消费合作社的银毫票、江西工农银行的银币券等根据地货币图案,确定了“苏币”主图图案。黄亚光设计流通的第一套“苏币”共有五种面额,分别为:五分、一角、二角、五角和一元。


第一张纸币是五分的银币券,上绘镰刀、锤子、五角星等图案,既美观大方,又突出了工农红军的特点,是典型的革命性和艺术性的结合。在设计二角、一元银币券时,他曾使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毛泽东的头像,由于毛泽东没有同意,后改用列宁头像。这两种银币券是根据地货币中唯一单独使用列宁头像的货币。主图确定之后,还要设计钞票花边。当时货币图案不仅要求美观和突出政治,还要有一定的复杂性、难以复制,以达到防伪的目的,花边设计也是如此。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要画出符合要求的花纹,只需使用绘图规即可,但在当时,黄亚光任何工具都没有,绘制花边只能全凭手工。黄亚光借用外地弄来的一种广告商标纸,将上面的花纹剪裁拼接制作花边,给造伪者设置了一个不小的难题。


在为“苏币”图案的设计费尽心思的同时,毛泽民和黄亚光也一直在考虑货币材质的选择。货币防伪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使用特殊纸张,各国货币使用的纸张向来是国家的最高机密。当时苏区纸张匮乏,而且货币用纸的要求也不是普通纸张可以满足的。


为了找到一种适合印制货币且具有高防伪性的纸张,毛泽民和黄亚光决定办一家造纸厂。他们创造性地到处采购烂鞋底、断麻头,采集纤维较韧的雪花皮树皮,作为造纸原料。最后造出的纸张果然韧性十足、耐用耐磨。纸张有了之后,就进行最后的刻版和印刷工作。他们从上海请来一位雕刻铸版老师傅刻板,印刷则采取石印技术,由中央印刷厂完成。这套纸币有两种防伪手段,都是新中国成立后解密的。一是在纸币下方都印了一行看似英文字母的文字,对外宣称是财政部长邓子恢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的英文签名。实际上,这既非英文字母,也非汉语拼音,而是这套纸币的一个防伪标志。二是这套纸币的印钞纸在制造过程中加入了羊毛,既可以增加钞票的韧性,又可在燃烧时发出焦臭气味,以辨别钞票的真伪。这套纸币的防伪作为重要机密,自始至终只有毛泽民、项英(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副主席)、邓发(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黄亚光四人知道。


在这套纸币的设计和制造过程中,黄亚光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他对国家银行的贡献毫无疑问是巨大的,他的才能也是无可争议的。因此,他后来的人生就与货币设计、与银行密不可分了。


设计边区货币



1934年10月,红军开始长征。黄亚光随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一路北上。1935年11月到达陕西瓦窑堡时,他是国家银行仅存的8个干部之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后改组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西北分行,他又设计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西北分行苏票,并于1938年参与设计了延安时期的光华商店代价券。


延安光华商店设计的代价券其实是全流通苏票,称代价券且不以银行的名义发行有当时特殊的背景。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形成抗日联盟统一战线。1937年8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两党签订的协议规定,边区政府不能建立银行,更不能发行货币,八路军军饷由国民党政府发给(法币)。当时法币币值较高,一元可兑银圆一元,而国民党政府给八路军发放的法币军饷均为元以上的整币,用起来非常不便。为了找零的需要,更为了方便群众,陕甘宁边区政府研究决定,在不违反国共两党协议的基础上,自行印制发行元以下的辅助币。此时的西北分行已改名为陕甘宁边区银行,但在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并没有对外公开,因此不便以银行的名义发行货币。最后边区政府决定以商业信誉高、群众信得过的延安光华商店名义发行代价券。光华商店隶属于陕甘宁边区银行且身份特殊,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边区与国民党统治区之间的一个贸易窗口,许多不便公开的行动往往在光华商店正常贸易的掩护下完成,这是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的战略智慧。


黄亚光设计的延安光华商店代价券共有七种,分别为:一分、二分、五分、一角、二角、五角、七角五分,图案设计略微淡化政治,以配合国共合作的形势,如五角券正面图案为中国古代园林,七角五分券的正面图案为延安宝塔山。二分券背面文字为:一、为便利市面流通特发行代价券;二、凭此券五十张或与其他小票凑足十角即兑付法币一元;三、此券发行十足准备,准备金全部存放边区银行,由边区银行保证并代理兑换。落款:延安光华商店。这七种代价券作为法币的辅币流通,确保了边区经济生活的正常运行,其作用不可或缺。光华商店代价券也为后来的边币发行起到了示范作用,如制作精良的北海银行券,即延续了光华代价券的风格,乍看之下如出自一人之手。


领导经济金融



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形成抗日联盟统一战线,然而1940年3月,蒋介石下达了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令,对边区贸易实行统制,并禁止棉花、布匹等输入边区。接着,国民党又开始拖欠八路军经费。1941年1月,国民党发动皖南事变,第二次反共高潮开始。更兼1940年到1942年间,边区连年遭水、旱、风、雹灾害侵袭,损失惨重。外援断绝,灾荒频仍,边区收入大减,边区财政经济空前困难。这时中央鉴于黄亚光出色的工作业绩,以及他留过洋、见识广,对经济工作是内行等因素,于1941年派他担任边区政府审计处处长、财政经济处处长,开展陕北的经济工作。这样,黄亚光的工作重心就从边币设计转移到领导边区经济工作上来。在工作中,他响应精兵简政号召,自力更生,开展生产自救,带领大家种粮种菜,纺纱纺线,经商办实业,实现了边区经济大部分自给,渡过了难关。


除了经济上的困难,边区此时的财政金融状况也不乐观,边币信用下降,通货膨胀。1942年6月,中共成立西北财经委员会,下设西北财经办事处,代替了银行独立的职能,黄亚光临危受命,在这一历史背景下被任命为陕甘宁边区银行第三任行长。


为了稳定边区的金融环境,黄亚光废寝忘食地工作,开展调查研究,在实践中掌握第一手资料,以做出正确的判断。当时边区与国民党统治区边境交错,有相当部分的边区人民要使用法币,边区有些物资也需要由外面输入。面对这种情况,黄亚光采取一面打击法币,一面还要套取法币“两条腿走路”的政策。至1944年1月6日,黄亚光被迫采取利用黑市打击黑市的办法,让边币随黑市价波动。同时,停止边币发行,推销土产,停发各单位经费3个月,以收缩边币。到3月上旬,边币和法币兑出兑入趋于平衡,银行掌握了足够的法币,取得了货币斗争的主动权,开始限制边币兑出,使法币价大幅下跌,最后稳定在一个点上,物价随之逐步下跌。这样强制的行政措施扭转了金融及物价形势,但边区经济也为此付出代价。1944年后,边、法币的比价较长时间保持在85:1左右,这才使边币的流通范围得到了扩大。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黄亚光历任中国人民银行西北区行行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等职。“文化大革命”期间,黄亚光亦受到了迫害,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老领导陈云同志的关心下,才得以平反。1993年4月15日,黄亚光以92岁高龄平静离世。

(作者单位: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



返回顶部